據新華社東京7月1日電 7月1日下午,日本政府召開臨時內閣會議,通過了修改憲法解釋、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這意味著日本戰後以專守防衛為主的安保政策將發生重大變化。決議通過後,日本各界紛紛表示強烈抗議和反對,要求安倍撤回決議。
   日本最大在野黨民主黨黨代表海江田萬里發表聲明說:“安倍與共同執政的公明黨在密室中協商調整,整個過程粗暴不透明。對無視立憲主義強硬通過的內閣決議,民主黨堅決反對。”
   自民黨內部也出現強烈反對意見。原行政改革擔當大臣村上誠一郎認為,此次內閣決議的通過使自民黨面臨再次下臺的危險。
   日本民眾1日繼續在首相官邸前舉行示威抗議活動。據主辦方統計,參加示威的人數從上午的2000多人逐漸增加到上萬人。在內閣決議通過後,不少示威者憤怒情緒爆發,大喊“為什麼不傾聽民眾的意見”“安倍下臺”等口號。與此同時,在日本廣島、名古屋、長崎等地也爆發了抗議安倍政權的示威游行。
   不得損害中國安全利益
   據新華社北京7月1日電 針對日本政府通過有關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內閣決議案一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1日敦促日方切實尊重亞洲鄰國的正當安全關切,慎重處理有關問題,不得損害中國的主權和安全利益。
   洪磊表示,日本的國家發展走向歸根結底應由廣大日本人民來決定。中方反對日方蓄意製造所謂“中國威脅”來推進國內政治議程。中方敦促日方切實尊重亞洲鄰國的正當安全關切,慎重處理有關問題,不得損害中國的主權和安全利益,不要損害地區和平穩定。
   新聞深讀
   日本會如何行使集體自衛權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領導的內閣7月1日下午召開臨時會議,決定修改憲法解釋,突破戰後和平憲法的束縛,解禁集體自衛權。一些軍事分析師認為,行使集體自衛權,意味著日本自衛隊可為他國而戰。“他國”既可能是美國等軍事盟國,也可能是所謂“與日本關係密切國”。
   軍事科學院外國軍事部研究員袁楊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說,解禁集體自衛權對日本戰後軍事力量發展有跨時代的意義,意味著日本能夠以“關係密切”、“友好”的國家遭受攻擊為名義,主動參與一些超越本土防衛、非作戰行動之外的軍事行動。比如,以前是美國能夠幫日本,而日本不能幫美國,解禁集體自衛權後,日本可以幫美國“反擊”第三方的“進攻”。
   袁楊認為,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的大背景之一是中日矛盾,日本認為需要對中國極力遏制。
   日本執政的自由民主黨“二號人物”、幹事長石破茂去年11月公開宣稱,要擴大行使集體自衛權的範圍,如果菲律賓、越南、印度尼西亞等東南亞國家受攻擊、會打破區域均勢,“可能攸關日本生死存亡”,日本可以使用武力介入和干預。
   “這就埋下一個伏筆,”袁楊說,“以後中日之間衝突的可能性就增大了,中日之間除了釣魚島、東海等現實利益的衝突外,由第三方因素而發生衝突的潛在危險會上升。”新華社特稿
  (原標題:日本通過決議解禁集體自衛權)
創作者介紹

系統傢俱

ln45lntp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