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下,最熱的一個詞就是簡政放權,那麼,簡政放權到底會給群眾帶來哪些實惠呢?在眾多的簡政放權事項里,註冊工商營業執照時的一些改變,就有著很強的符號意義。
  《經濟半小時》與您一起關註簡政放權,一起丈量國家法制建設的進程與腳步,感受由此帶來的改革紅利。簡政放權,說到底是轉變政府職能。用李克強總理的話說,就是把該放的權力放掉,把該管的事情管好,激發市場活力,讓簡政放權成為打造中國經濟升級版的重要突破口。其實在很多時候,市場之手之所以缺位,往往是因為政府之手在越位。對於簡政放權帶來的經濟環境改變。
  江蘇、山東工商登記手續簡化
  打造中央廚房是淮揚菜集團淮安海隆食品發展有限公司的康凱心心念念的事。記者跟隨他來到新公司的地址,500平方米的中央廚房正在緊張建設,各項準備都是熱火朝天。眼前的康凱樂觀、自信,可誰想到,一年前,就是這個中央廚房差點讓他拿不到營業執照。
  康凱:最早我們的中央廚房選址,是一個半地下室的環境,我們請藥監局相關工作人員現場去看了一下,看了一下之後,他們認為這個環境是不支持中央廚房的最基本的一個條件。
  選址不定就建不起中央廚房,建不好中央廚房就意味著拿不到“餐飲服務許可證”,更拿不到營業執照。眼看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康凱心急如焚。就在這時,淮安在全國第一批探索的工商登記準入制度改革給康凱帶來了福音,包括餐飲服務許可證在內的61個審批事項,不再作為工商登記的前置條件。也就是說,康凱完全可以先去辦理營業執照,然後再補齊相關許可類的證件。在遞交了相關材料的當天,康凱就拿到了工商營業執照,讓康凱有些出乎意料,也很開心。
  康凱:有了營業執照,就有了合法的身份,很多事情就可以同時展開了,比如,在建中央廚房的同時,我開始添置一些公司的設備,相關人員的招聘也已經開始了。另外,我們還提前尋到了一些商機,像我們和兄弟公司合作,打造的銷售淮揚菜產品的直營店也要鋪開了。如果按照以前要等餐飲許可證拿到,才能辦營業執照的話,這些事情估計最早也要半年才能開始。
  淮安在全國第一批探索的工商登記準入制度改革給康凱帶來了福音
  根據淮安新的規定,61個審批項目後置以後,工商部門在市場主體註冊登記的一個工作日內,就會把相關信息推送到各部門聯動的市場主體信息共享平臺上,10個工作日內,各有關部門要主動認領,與企業取得聯繫,把事前的審批變為事後的監管。
  工商部門在一個工作日內 會把相關信息推送到市場主體信息共享平臺上,也正是有了這個規定,康凱得到了實惠,同樣是辦理餐飲服務許可證,再也不像以前那樣,等一切設施都好了再請相關部門來驗收,相反,從中央廚房選址方案確定的那天起,相關政府部門的工作人員就開始天天“追”著他。
  和康凱一樣,很多工商經營戶在簡政放權中都得到了實惠。山東省鄒平縣的張秀娟租房開了一家藥店,按照以往的規定,必須出具生產經營場所房屋的產權證、使用權證等證件,才能到工商部門註冊登記,辦理營業執照。如今,山東出台新規定,憑鄉鎮政府、街道辦事處、村委會等出具的住所使用證明,就可以註冊登記,這項新規定讓張秀娟的小藥店順利開張。
  鄒平縣工商局服務大廳工作人員:單位只要做出書面承諾,保證在一定時限內補齊相關材料,就可以多個環節向前推進。
  鄒平百盛第五藥店經理張秀娟:服務非常人性化,效率非常高,而且也縮短了我們的辦證時間。
  放寬新經營企業的住所限制 是山東為改善營商環境出台的新舉措之一
  放寬新經營企業的住所限制,是山東為改善營商環境出台的新舉措之一。結合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山東正在發起一場自上而下的簡政放權改革,各項新政密集出台。為減低市場準入門檻,山東省推出“30條”措施,放寬多項註冊登記方面限制,簡化年檢程序,放寬個體業戶“免登記”範圍。原來規定,冠以“山東”行政區劃名稱,企業註冊資本需達到1000萬元,新政將門檻降低到300萬元。
  山東省工商局局長牛啟忠:30條新規定實施兩個月,全省新登記各類市場主體同比增加了兩成,管省名稱的企業同比增加了五成。
  不管是康凱的中央廚房,還是張秀娟的小藥店,都在政府職能的轉變中輕裝上陣了。其實我們不難看出,“簡政放權”的根本就是要釐清政府與市場的關係,把市場環境管好,把公平正義維護好,經濟的發展才會更有活力。在眾多的簡政放權事項里,註冊工商營業執照時的一些改變,就有著很強的符號意義。
  河南工商註冊手續簡化 減少手續百餘項
  今年30歲的吳傑畢業後一直在鄭州打拼,今年5月,他和幾位朋友一起創辦了一家農業投資公司,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辦齊了所有手續,這在以前是不敢想象的。
  河南千鄉萬村文化傳播公司經理吳傑:之前來註冊(資本為)一個億的公司,你最起碼(需要)先入資20%到賬,墊資的話,需要很大的費用;第二,(註冊手續)時間特別長。現在的話,新政策出來之後,不用驗資了,直接提交註冊的一些手續就可以過來登記了,感覺現在的創業環境比以前更寬鬆了。
  看到省里的新政策,吳傑和股東們商議,註冊一家文化傳播公司,把考察好的新項目儘快做起來。今年3月工商部門在全國範圍內先行實施工商登記制度改革,包括實行註冊資本認繳登記制、將企業年檢改為年度報告公示制度、簡化經營場所登記手續等一系列便民措施,截至到6月30日,河南省已經新登記各類市場主體29.3萬戶,比去年同期增長25.5%。
  河南省已經新登記各類市場主體比去年同期增長25.5%
  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局長周春艷:我們就是凡是政府不明確禁止做的事情,我們就放開,讓市場主體來自己做主,我們就是為大家提供服務。
  繼去年9月份減少85項省級行政審批項目和112項各部門非行政許可審批事項之後,5月底,河南省政府研究決定,再減少行政審批事項123項,這次簡政放權涉及到工信、科技、農業、水利、地稅、國土資源、環保以及商務等職能部門,讓企業和群眾感受到實實在在的成效。
  我們常說,政府是社會的管理者、更是市場的“守夜人”。這很好地說明瞭政府在人們心目中的定位。事實上,簡政放權不僅體現在辦理各類審批,簡化辦事程序和效率上,在對涉農的收費問題上,各地也出台了很多政策,減輕農民負擔的政策。
  安徽取消涉農費用 減輕農民負擔
  採訪時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瞭解到,2000年,安徽省開展清理整頓涉農收費,決定取消50項涉農收費項目,十四年來,黃山市取消了絕大部分專門面向農民征收的行政事業性收費,成效顯著,切實減輕了農民負擔,提高了農民的生活水平。
  黃山市森林資源豐富,覆蓋率達77.4%,木材蓄積量達到3000萬立方米以上,是華東木材的重要產地,造就了林業產業的快速發展,也擁有眾多“靠山吃山”的林農們,歙縣森村鄉的王新祥就是眾多“林農大軍”中的一員。王新祥是村裡的林業大戶,擁有林地30多畝,是森村鄉駱駝毛股份制林場的股東,2000年前,王新祥和靠著山林吃飯的林農們一樣,在得到山場收益的同時,不得不承擔農林特產稅、林業維簡費、更新改造基金、林區管理建設費、育林基金等多項行政事業性收費和政府性基金,繳納一系列費用以後,每畝山林的收益只有1800多元,減少了將近一半。
  自從清理整頓涉農收費以後,黃山市取消了大部分的涉農收費,現在,王新祥每畝的收益達到3000多元,30多畝山林共9萬元以上。
  王新祥告訴記者 改稅後他的林地受益每畝比之前增加了1200元左右
  調查時記者瞭解到, 涉農收費的取消,讓林場的成本也相對降低了近一倍,今年駱駝毛林場批准採伐的70多畝林木,只需要繳納4萬多的費用就可以進入市場,不僅降低了造林成本,還減輕了林農們的負擔。
  安徽省歙縣森村鄉駱駝毛林場場長吳洋益:假如每一個立方是600塊錢一個立方的話,我們就要承擔25%,就是1米樹要達到150塊錢。今年我們的駱駝毛林場,採伐林木面積70畝左右,按照以前要交稅十萬塊錢以上,現在稅費改革以後,要少交五、六萬塊錢。
  從2009年開始,黃山市再次進行清理整頓,取消了絕大部分涉農收費,林農得到實惠的同時,造林積極性也進一步提高,從而促進森林覆蓋率和林木蓄積量的大幅度提升,空氣質量優良率近100%。
  安徽省歙縣林業局計財股股長程慶明: 到目前為止,行政事業性收費已經全部不收了,這一系列的惠農政策,大大增加了林農的收入,減輕了林農木材生產的成本,增加林農收入,在這個同時,我們的森林覆蓋率也大幅提高,達到了82%,林木蓄積量達到800萬個立方米。
  一年多來,國務院已經先後取消和下放7批共632項行政審批等事項,約占改革前行政審批項目總數的1/3。除了簡政放權,在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國務院印發了《關於全面深化農村改革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的若干意見》。意見確定,進一步解放思想,穩中求進,改革創新,堅決破除體制機制弊端,堅持農業基礎地位不動搖,加快推進農業現代化。簡政放權不僅給企業帶來了實惠,同時讓很多農民也享受到這份改革紅利。今年6月,農業部財政部、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等部門,印發了《關於做好2014年減輕農民負擔工作的意見》。將涉農價格和收費中的突出問題作為治理的重點。嚴禁違規出台收費項目和收費標準;嚴禁行政機關和事業單位在履行(代行)行政職能過程中強制收費或代收經營服務性收費;嚴禁經營公用事業的企業超標準收費、強制服務收費和搭車收費。過去曾經發愁必須繳納的上千元的費用,現在不用再交了,留在自己的口袋里,農民自然心裡踏實。不過,在有的地方,還是存在一些說不清的行政收費需要改變。
  村民仍需繳納八、九種費用 政府擬將啟動新一輪簡政放權
  10月13號,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來到了吉林省通榆縣邊昭鎮腰圍子村,村民王春梅給記者拿出了一摞收據。
  記者:這都是啥條子,啥錢?
  吉林省通榆縣邊昭鎮腰圍子村村民王春梅:這個就是村裡管我要的收地錢。
  記者:這是啥錢?一樣樣說。
  王春梅:村裡要的,我說管啥的,他說以後給樹照(林權證),另外(林地)歸個人了,就這麼要的。
  這張由村支部書記簽名收款的收據上看,收費日期是2012年5月10號,收款項目是“林改款”,總共600元,承包期是2012年到2040年。不過,今年3月份,王春梅再次被收了800元的林地承包款,而承包期變成了一年。
  記者:這不是已經交了錢嗎?今年為什麼要錢?
  王春梅:他又要了,他就說要不就不屬於我們自己,先說分地,不分的,就交這錢,我也不知道,要了就給唄。
  記者:要你就給啊?
  王春梅:那你咋整啊,都是這樣啊,家家都給。
  王春梅說,這些林地是村集體分到每家每戶承包的林地,至於村裡為什麼要收這個“林地承包款”,他們也弄不清楚,而比這個錢收的更多的是所謂的“機動地款”。
  王春梅:就是按人口分完任務地以外的地,個人家都平分的,邊邊角角的。
  記者:那怎麼那麼貴呢?
  王春梅:那還有不少呢,我們家種六年交了一萬三千多呢,它就是這麼要的,一垧地700塊錢收的,還要呢,你要不給錢,這個不讓你弄,這個有不少沒種著的,我這個花錢了,我種的。
  記者:就是你想多種點地還得花錢?
  王春梅:花錢,不花錢不讓種,這也是分的地,不花錢也不讓種。
  像這樣的收據 王春梅還有很多
  記者瞭解到,機動地是指,在農村土地承包經營時,有些農村集體經濟組織為以後可能進行的調整而預先留出的土地。2003年頒佈的農村土地承包法規定,目前已留有“機動地”的地方,必須將“機動地”嚴格控制在耕地總面積5%的限額之內,並嚴格用於解決人地矛盾,超過的部分應按公平合理的原則分包到戶。不足5%的,不得再增加機動地。按照村民們的說法,收據上所謂的“機動地款”就是法律規定限額之外的機動地平分到戶,然後收取相應的費用。村民們認為,本應屬於村民合法承包的土地卻還收取費用,他們想不通。
  這是一張王春梅提供的一張今年2月19號的收據,收費款項是“發包無證平分土地款”,按人頭收,每人一百元,王春梅家交了500元。而這張2013年的收據,則是鎮上林業站收的錢。
  王春梅:這是年年要的,這是林業站要的,不是村上要的。
  記者:什麼叫未完成造林地塊?
  王春梅:有樹能種地,然後收錢
  記者:也就是你把林地種地了,然後給你收錢?
  王春梅:是 是
  王春梅告訴記者,最近兩年,他們家光是交這些各種費用近萬元,而且除了她給記者看到的這些收款項目之外,一些養羊的村民每年都要繳納數目不等的費用。王春梅的鄰居王國軍是村裡的養羊大戶,他給記者出示了這樣的一張收據。
  記者:這就是在草原上放羊
  王國軍:放羊就要錢,給我要1千,我給他500元。
  這張2013年的罰沒收據顯示,收款方是通榆縣邊昭鎮生態綜合執法大隊,罰款項目是:違規放牧。王國軍告訴記者,錶面這些錢是村民在禁牧期違規放牧的罰款,但實際情況是只要交了錢就允許放。
  王國軍:就是你交錢了就讓你放。
  邊昭鎮五井村村民餘有利也向記者證實了王國軍的說法。
  記者:就是你給錢,他就讓你放?
  邊昭鎮五井村村民餘有利:嗯。
  記者:你要不給錢呢?
  邊昭鎮五井村村民餘有利:不給錢就成天上草原找你抓,就不讓你出院。
  記者:就不讓你放羊。
  邊昭鎮五井村村民餘有利:嗯
  餘有利告訴記者,自從養羊,他們家每年向鎮里的草原管理站繳納這筆錢。
  餘有利:咱們養羊快二十年了。
  記者:自從養羊就是這樣的?
  餘有利:自從養羊就這樣。
  記者:每年交?
  餘有利:年年交。
  村民:就是以禁牧為名,也說不上是政府還是草原(管理站),你給倆錢就讓你放羊了,林業也是,你上樹林里去放羊,也得交錢,不交錢不讓你放。
  採訪中記者瞭解到,除了放羊要繳費,很多的村民每年還要繳納“荒蕪費”。
  記者:2007年的荒蕪費,收了有多少年?
  村民:十幾年了
  記者:就是林地但是你種了地,是這個意思嗎?
  村民:是的。
  邊昭鎮天寶村村民宋樹臣帶記者來到了一片玉米地。
  記者:這以前按國家劃定的都是林地。
  邊昭鎮天寶村村民宋樹臣:都是林地。
  記者:就是說你在這個。
  邊昭鎮天寶村村民宋樹臣:都有林業合同的這個。
  記者:就是你在這上面種地的話。
  邊昭鎮天寶村村民宋樹臣:你得交一垧地120,兩年交。那票上寫著荒蕪費,就這個地錢交荒蕪費。
  宋樹臣告訴《經濟半小時》記者,這些地的土地性質都是分到個人承包的林地,按說都應該種樹,但是畢竟種糧食要比種樹錢要來得快,所以很多村民在林地里種上了莊稼,所以每年要向林業管理部門繳納所謂荒蕪費。
  根據村民們提供的相關票據,記者做了一個粗略統計,在邊昭鎮,村民們被村以及相關政府部門收取的費用有以下這些項目:發包無證平分地款、林改款、林地承包款、承包機動地款、草原放牧罰款、樹林放牧罰款、未完成造林款、荒蕪費等。這些收費中,除了草原、樹林放牧罰款、荒蕪費、未完成造林款這幾項是由邊昭鎮林業管理站和草原管理站收取的,其它收費都是村委會收的。不僅如此,無證平分地款這個收費項目,居然在邊昭鎮不同的村收費還不一樣。邊昭鎮腰圍子村是按每人100元收、五井村是按每人80元收,而在天寶村則是按照30元每人收。
  宋樹臣:他80,他70,他50的,這不隨便收了嗎,不是。
  在新華鎮新風村,村民們反映,在他們這裡在草原或是樹林放牧,同樣要交錢。
  村民甲:一般都五六百,四五百的。
  村民乙:能有十多年了,年年罰。
  記者:給你們開收據了嗎?
  村民甲:不開。
  記者:就像你們這個村子,像你們新豐村,像收這種費用的話收了多少年了?
  新豐村村長張志:收這種費用1997年開始分有機用地,就一直到現在。
  記者:包括荒蕪費,包括放羊的。
  張志:包括荒蕪費,放羊草原費。一直是這麼收的。
  張志十多年前曾經擔任新風村的村長,他告訴記者,當年他也代收過這些費用。
  張志:我當村長的時候,我也收過。
  記者:那你覺得收這個錢合不合理?
  張志:當時我說不合理。
  張志向記者透露,事實上大部分的收費都是村裡代收,每年每個村都還有任務指標。
  張志:就是鄉裡領導,都下達的任務。
  記者:這什麼任務?
  張志:就是荒蕪費。
  記者:荒蕪費是林業站收的還是說?
  張志:林業站讓收的。
  記者:像你當村長的時候也是這樣?
  張志:也是這樣,人家下達任務,年末哪項不完成,就扣你哪項多少錢。按項扣。
  採訪時記者瞭解到,吉林省原有省級行政審批項目共592項。經過清理規範,取消49項、下放69項、合併減少8項,減少政審批項目數量占總量的26.6%。同時,將駐省中直部門的75項、國家終審省級初審的70項、屬於部門內部業務管理的22項等三類項目,不再列為省級行政審批項目管理,占總量的28.2%。清理規範後,保留的省級行政審批項目共348項,占原省級行政審批項目的58.8%。年底之前,吉林省還要啟動新一輪的簡政放權工作,重點是對非行政許可項目的清理,力爭逐步實現省級非政許可項目零審批的目標。
  吉林省機構編製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浦生林:今年以來,吉林省委省政府把簡政放權作為政府轉變職能的重頭戲和突破口來抓,力求以政府是審批權力的減法,做好釋放發展活力的加法。在實際工作中,我們堅持應減必減、該放則放的原則,爭取把應該放的權利放給市場、放給基層、放給社會,凡是無法律法規依據、不適應經濟社會發展的審批項目一律下放,凡是涉及到直接對社會實施管理的審批項目,盡可能下放給市縣;凡是涉教、涉企、涉農的不合理的收費項目一律取消。對保留的348項審批項目一律進入省政府政務大廳實行陽光審批。
  【半小時觀察】
  從中央提出簡政放權一年多來,我國的行政審批各類收費等大幅減少,市場環境不斷改善,給我們的經濟發展帶來了新的活力。正如我們剛纔在節目中看到的,在簡政放權的征途上,有的地方走的快,有的地方走的慢。一塊林地,管理上看不到具體的作為,收費上卻格外積極,難免讓人懷疑這收費的動機。其實,林地也罷,耕地也罷,種糧種樹還是放牧,如果能回歸它經營的屬性,建立起市場機制,把控好行政的邊界,這其中的矛盾會減少很多。簡政放權需要決心,就因為其中有利益糾葛。只有以法律為依據,以服務經濟社會發展、服務人民群眾為目標,才能更好地建設法治政府、責任政府、服務型政府。把該放的權力放掉,把該管的事務管好,全力提高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的行政效率和行政能力,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樣的政府是改革的目標,更是百姓的期盼。
(編輯:SN098)
創作者介紹

系統傢俱

ln45lntpm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